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笔记 > 正文

基层人道主义建设和法治建设任重道远,人民群众通过互联网媒介迸发出的监督活力大多数时候是积极的,我们应该正确看待并善用这股合力推动一些好的改变。

2022年1月28日,江苏徐州丰县欢口镇一生育八孩女子被戴铁链,吃冷饭睡破屋的网络视频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与舆论热议。部分网民怀疑该女子为被拐失踪人员,曾经可能遭遇家暴。

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对“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徐州市委市政府、丰县县委县政府各级各部门对此事作出多次回应。目前,此事仍在调查,网络质疑声浪居高不下,舆论持续发酵近一月之久仍未平息。

此事点多面广,传播复杂。抛开八孩女子身份、年龄、基层治理等未亲身经历调查的现实因素,老王想从舆论传播宏观脉络层面入手,尽量避免舆论传播分析内容趋向对事实结果的过度深究与探讨。通过多日舆论观察,该事件究竟有哪些网信综治与社会管理方面的深层逻辑给予我们启示并值得思考?

一是舆情应对需要多方信源去伪来精准靶向。“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属地各级党委政府均对外实时作出回应。目前,官方通报升级到5.0,舆情仍未平息。老王通过梳理四次官方通报文本内容(图见文末)发现几个问题:

丰县围绕此事的最早通报与后期三次通报在纵观通报全局的逻辑推理层面上并不存在较大差距。差距在于随着调查深入、层级递增,针对八孩女子姓氏、自由权益、健康状况、社会保障等方面的通报内容更加具体详实。为什么网民依然认为前后通报差距甚大?其原因极大可能出于自由权益维度,同时亦不排除杨某侠与小花梅身份的追认。杨某侠是否被拐卖?通报主体前期主要针对董某民是否存在买卖妇女行为与比对公安机关DNA数据库进行回答,随着调查深入发现杨某侠(小花梅)走失被董某民父亲收留。按照法律程序判定,董某民不存在拐卖行为,应属涉嫌非法拘禁。拐卖行为存在于杨某侠(小花梅)走失之前。这两者分属于不同主体人,热点网络舆论之中的网民并不一定会如此理性细分,拐卖行为不论何时发生确实存在,这一切推论的前提都基于官方通报客观真实之上。老王认为,当地舆情应对的确有需要反思之处:舆情通报前期应该快报明确事实,慎下结论,续报进展。此次事件应先对健康状况、社会保障等既定事实进行早期通报,给“是否被拐、超生、责任追究”等事件后续调查争取一些时间“打补丁”。当然这其中可能存在舆情首次应对的思维懈怠和认识不足,舆论发酵时间临近春节,调查需要协调公安、民政、人社多个部门信息共享。

官方通报不严谨与态度感观敷衍,导致舆论持续发酵。网民一方面对拐卖行为深恶痛绝;另一方面对八孩女子处境自行思维发散的愤怒与同情,极思细恐,女人被当作贩卖商品,为了满足性需求与传宗接代,对其进行强制禁锢、殴打凌辱、摧残甚至剥夺生命。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现代法治思维需求与八孩女子所处的基层治理环境产生明显冲突。即使官方通报称部、省、市公安机关通过DNA检验对比杨某侠即是小花梅,八个孩子和董某民、杨某侠均符合生物学亲子关系,“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比对无杨某侠亲缘信息,网络舆论仍然质疑重重。网民对前调查记者邓飞晒出的杨某侠结婚照与李莹进行人脸对比,要求杨某侠与李莹母亲作DNA比对;网络大V持续发声对官方通报提出质疑;个别网民自发前往小花梅家乡亚古村实地调查。当地基层政府掉入“塔西佗陷阱”,国家级媒体调查记者、属地人民群众、当事人等多方信源缺失,以致网络舆论汹涌没有真实信息消解对冲。

多方信源缺失是目前重大舆情事件管控的常用手段,老王长期呼吁我们是否能够探讨与创建一种高热舆论环境下由国家级权威媒体参与调查报告的模式,避免长时间信源缺失导致网络信息无序传播。如果没有多方信源,新闻发布会亦可一锤定音,利用国内舆论主场优势主动出击,针对不间断生育八孩的杨某侠实际年龄、杨某侠实际身份、救助措施、调查追责进展等方面有的放矢发声。

二是舆论引导需要公信力与法治思辩的空间。丰县几次晚间官方通报“生育八孩女子”事件都是微信公众号。融媒体时代,官方应对舆情应该通过报、网、两微一端、短视频等多种官方舆论工具对外回应。如果说基层政府不愿过度声张,在目前趋于割裂的网络传播格局中,应该尽量考虑对有热度的舆论场域有针对性选择回复。为何单独选择微信公众号平台对外回应,原因可能有三:

网络舆论阵地建设不完备,此方面在融媒体战略布局推行的当下基本不太可能。

微信公众号便于评控存在可能性,但舆论引导需要注意思辨意识,讲道理与条理以理服人。老王在部分微信公众号评论中发现几条评论:大过年工作人员辛苦了!调查充分,回应精准,相信官方通报,对官方的专业与态度点赞。单纯讲究“站位高”的网络评论员队伍如何管理值得思考,避免适得其反。三是除了评控,当地基层政府亦作了许多舆论引导努力。

老王作为拥有网络舆情基层实操经验11年的小战士观察发现:官方想在宏观正向宣传大环境下,尽量避免炒热舆论影响大局,无法旗帜鲜明引导,只能借助他人之手次级回应,如编剧李亚玲等部分网络大V发布近官方信息略见一斑。次级回复具备一定效力,引导主体缺位是必缺乏公信力。

同时,我们需要批判另一种说法偷换概念。有网民表示“孩子爸爸进监狱,孩子母亲进精神病院,八个孩子被送到孤儿院,这种结果好么”,贫穷与光棍的社会现实导致他们铤而走险肩负个体传承与村落生存的自救使命,这种同情绝不能构成容许拐卖妇女与买卖婚姻的理由,谁也没有权利用牺牲一部分妇女的权益,甚至对一部分妇女强暴蹂躏的方式来表达同情。此类说法与现代法治精神格格不入,维护一切人的正当权利才是现代文明最核心的问题。

三是舆论管控需要注重宣传技巧与意识形态。“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曝光,源于董某民父子网络直播卖惨翻车,网民出征官微要求官方调查。谁想杨某侠被舆论关注之前,董某民曾被宣传含辛茹苦养育八孩的父亲,当地政府如何精准扶贫,解决他的后顾之忧。官方塑造宣传典型时需要注重考虑法治精神,如超生问题、董某民为何能与精神病人结婚、杨某侠涉嫌被非法拘禁等。一个违法超生八孩、拘禁妇女的男人还被政府精准帮扶,我们不能低估此类形象在网络传播造成的不良影响需要长久时间修复,遵纪受法的勤劳公民无不震惊与愤慨。

网信部门应对网络短视频平台加强管理,提升官微编辑人员宣传意识与舆情素养学习。董某民同一些商家合拍宣传捞金的审丑炒作、官微在“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严肃话题未解决之时发布“蜜三刀”蹭热度引发网民批评。

蹭热度的媒体很多。央视说:谷爱淩吃的是馅饼;人民日报说:谷爱淩吃的韭菜盒子。调皮互动营造氛围放作以往可能不存在多大问题,在“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共生的舆论环境中可能就涉及到意识形态问题。

“丰县生育八孩女子”舆论热潮前期,法制日报对八孩父亲成流量名人进行批判,其他媒体几乎全部噤声。网络舆论不断呼吁,随后参与报道媒体逐渐增多。老王认为,在宏大叙事宣传背景现实之下,相关部门对复杂中国全局宣传导向在作技术性处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避免重大舆情事件中的媒体报道自设禁区,令相关部门失去舆论消解的媒体阵地抓手;实时动态调整媒体正向宣传报道避免过度扬正抑负。

国内主流媒体大肆宣传报道奥运冠军谷爱凌与冰墩墩,网络舆论重点关注“丰县生育八孩女子”,舆论场近似撕裂,随着奥运冠军谷爱凌宣传逐步降温,老王认为奥运冠军谷爱凌宣传适度调整是好事,谷爱凌彰显的是美式教育的成功,中国普通家庭长大的孩子对此可能缺乏共情与共感。过度拔高宣传只会引发精英阶层与普通百姓境遇对比的意识形态攻击与炒作。

有网络大V表示重大舆情事件存在某种势力带节奏,媒体推波助澜,官方通报发出以后,网络舆论应该按下暂停键。此次少有媒体参与报道,舆论热度依然居高不下,网民正常行使监督权,我们的宣传管理工作是否与时并进作出调整。

四是重大舆情推动基层治理与法治意识提升。杨某侠从铁链中被解救,事情远未止步。一方面关于涉嫌非法拘禁罪的董某民是否同时存在“明知是精神病妇女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定罪与判罚问题对于司法部门将是一个巨大考验。

“丰县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同时暴露了当地基层政府失职渎职和涉嫌违法问题。上户、登记结婚、计划生育等违规行为的责任追究,才能有效防止全国其他地区发生类似悲剧,避免更多妇女遭受苦难。

老王结合网民建言总结,不论历史因素与现实因素,我们是否可以推动相关立法与基层治理。比如提高收买被拐妇女儿童刑罚、买卖妇女儿童行为同罪;推广打拐经典案例强化此类事件的基层治理能力、优化管治人员宗亲同姓比例、提高被拐人员线索举报奖励、严格落实精神病人收容管理与救助、制定打拐地区形象等级标识、拐卖超生家庭扶贫救助评定、失踪人口大数据并网协查等。

目前,江苏省委省政府决定成立调查组,彻查事实真相,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依法严惩,对有关责任人员严肃追责,希望“丰县生育八孩女子”舆情早日平息。舆情应对失误,次生舆情横生,部分网民帮徐州“带货”,利用互联网记忆深挖当地涉法、公安等负面案例,此事对于当地经济与形象的负面影响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人民群众对于拐卖行为的零容忍与法治意识要求提高了。老王认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全国打拐专项行动开展多年,拐卖妇女现象可能主要是存量不是增量,此类事情应多发于过去的年月中,相关部门应该 举一反三,对涉事地区拐卖妇女进行全面摸底排查与救助。

基层人道主义建设和法治建设任重道远,人民群众通过互联网媒介迸发出的监督活力大多数时候是积极的,我们应该正确看待并善用这股合力推动一些好的改变。愿天下无拐!​

本文固定链接: http://cac.ac.cn/?p=1621 | 网信学术智库
标签:

楷书丨为丰县八孩女子解除锁链之外,舆论还有哪些地方值得我们思考?: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