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传播 > 正文

11月6日晚,郑州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郑州市中原区桐柏路街道平安街社区党总支书记刘红英书记声情并茂讲述自己为了防疫工作,缺席女儿18岁成人礼,女儿不仅没怪责妈妈,还在生日当天抱着猫咪对她说:“我永远为你骄傲”。

该发言引发社会舆论广泛热议与不同解读。部分网民认为缺席女儿成人礼放置在新冠疫情社会环境之下算不上感人之事,与群众所经历的困难与痛苦不能相提并论。受疫情影响,有人害怕停工生活朝不保夕、有人因管控措施不能参加亲人葬礼、有人无经济收入精神压力巨大等等,新闻发布会相关话题不能体现社区疫情防控工作辛苦,普通民众无法共情,公职人员反而被视为不食人间烟火与不体察民情。

还有部分网民呼吁大家理性看待此事,一是网民应了解事情全貌再作评论,不要断章取义炒作;二是如果刘书记为社区做了很多实事,希望大家对基层工作者保持言论克制;三是刘书记女儿不应该面对网络暴力与全网嘲讽。

作为普通人,老王能够共情群众面对于失业、房车贷款、通行不便、亲情阻隔等方面的精神痛苦,也能理解社区疫情防控工作辛苦。每个阶层都有自身看待问题的视角,管理者应该更多考虑社会普遍与公共性,人民群众应该尽量提高网络媒介传播理性,在社会治理层面,我们不能将这类舆论对冲放大,撕裂管理者与人民群众的社会共通价值情感,我们需要更多反思的是宣传供给侧修正与调整,从而避免类似情况重演,减轻政府公信力负面影响。如何共绘网上“同心圆”,老王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思考。

一是公共议题的共情应该求取社会群体心理最大公约数。老王认为母亲缺席女儿生日的确遗憾,从个体角度出发去理解一位母亲对于孩子的关爱,这事应该没什么毛病。在公共新闻发布会场合,这样颇具小资情调的家庭“小事”似乎就有些不合时宜了,相较于人民群众关心的何时解封、如何科学精准防控、如何解决就业、如何重振经济、如何在静态管控中紧急避险等困境,明显后者才是社会群体心理最大公约数,更适合社会公共话语表达。

二是新闻发布会公共议程设置应该考虑舆论立体化传播。新闻发布会中刘红英书记介绍了基层社区防疫工作情况,网络舆论只关注“缺席女儿18岁成人礼”,该话题迅登热搜引发全网调侃。突出基层防疫辛苦或许是官方本意,只因议程设置缺乏公共性导致负面炒作。如何讲好基层故事,传递基层抗疫正面声音,老王认为,官方新闻发布应该考虑舆论立体化传播中的主体不确定性,议程设置不能忽略社会公共舆论取态。否则公共议程不能链接社会群体心理引发内心情绪共鸣,传播主体从官方潜递为自媒体与网民,社会共情最终只是自我感动,引领网络舆论更无从说起。

三是评估新闻发布会传播效果应事前细致把握全链过程。部分网民表示刘红英书记缺席女儿成人礼议程设置肯定经过官方批准,老王对此不作判断,在新型媒体与传统媒体融合发展大背景下,新闻发布会传播媒介素养对于宣传部门管理者应该是标配。此次事件,老王认为三个方向值得思考。

首先,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的准备工作,我们应该对新闻发布会内容、传播导向、传播介质,新闻发言人媒介素养培训、新闻发布会现场实况模拟以及传播效果跟踪等方面把握。

其次,对于新闻发布会内容深刻理解与把控。实事求是稳抓当前形势,当前工作情况、下一步工作方向、以及为公众答疑释惑。老王认为,此次新闻发布会对于公众而言,防疫形势、下一步工作方向、入冬物质保障才是重点,在大方向层面突出基层抗疫人员辛苦应该暂作技术调整,悲喜并不相通,大家要寻求社会群体心理最大公约数共克时艰,党员干部不应该过度强调相对剥夺感卖惨,更不能用力过猛式宣传表功,党员干部应该在第一线坚定发挥抗疫战斗壁垒作用。

最后,新闻发布会内容传播效果跟踪,对社情民意诉求大数据进行科学归类分析,及时调整社会治理手段,修补社会治理漏洞,更好推进防疫工作开展。

在此事引发巨量网络争议的同时,坊间流传两张疑似刘红英书记朋友圈截图,图片显示“我没微博我得瑟,我有平安街家人们”“我看不到陌生网络喷子,我也不在意”。

老王无法判断朋友圈截图真伪,互联网时代党员干部应该懂网用网。没有微博就没有舆论、陌生网络喷子,这种言论无疑一种高高在上的行为傲慢,其不可能将人民群众的质疑声吸纳转化为鞭策与进步,更甚者将合理网络批评声量当成敌对势力区隔。自绝网络舆论场怎么守好网络舆论阵地,怎么牢握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主动。

刘红英书记的行为得到体制内熟人社交群圈支持与点赞,老王认为网络舆论嘲讽的不只是她个人,更关系地方政府形象,我们应该警惕脱离人民群众评判体系维度的体制闭环语境,尽量摆脱舆论茧房偏识,不在封闭空间中自以为是与自说自话,兼听多元社会各种声音,广泛关注人民群众诉求,我们才不会在人为营造的阿谀奉承假象中迷失自我,时刻保持人间清醒。

楷书丨社区书记错过女儿成人礼,公共议题应该如何共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